一笔封谈

布袋戏粉,深度懒癌,脑洞存放地

酒中月

剧版,没看过原著,小片段,后续或许有,随缘掉落。

酒中月

酒中月,月中仙。

萧炎在药铺的时候,掌柜的师傅擅制酒,除开活血去淤专治跌打的药酒,还有一味,却是远近闻名赞不绝口的桃花酒。

是以萧炎在药铺的这段日子,药草未能辨,拳脚没少挨,酒,倒是“尝”了不少。

嗯,入口甘冽,回味绵长,美中不足却是过于清甜,略失了醇厚之味,颇为粗糙,粗糙呀。

药尘一手撑头,一手举杯,歪歪扭扭的倚在地上,装模作样的举杯说道,哎,今时不同往日,我这个老人家,也只能勉勉强强一尝俗味喽。

萧炎翻了个白眼,他这位师爷爷,别看一身白衣飘飘,气质出尘的人模狗样,实际上最会倚老卖老,老不正经,没个正形。一开始萧炎还会被...

2018-09-17

今天订了一颗书大的头,造型不知道什么时候好,其实心里希望久一点,给我更多时间攒攒尾款,虽然说冲动是魔鬼,但是毕竟这也是第一只很撮我的书大了。想想还是订了,也没犹豫很久,不过内心真的没有太多欣喜的感觉,他是我们家第五只了,对于人口增加这件事,可能也已经比较麻木了(但是还是期待他到家,是个很漂亮的崽崽哦)出坑其实也很久了,没追剧没有刻意去了解相关消息,现在连以前首页经常刷到的道友都慢慢快看不见了,感觉离这个圈子越来越远,但是接偶的心还是时不时蠢蠢欲动一下,不过现在除了特别好看特别执着的,可能我也不会太去关注了,所以有可能这只书大会是我接的最后一只也说不定(以后要是看上合眼缘的估计还是会想接)

2018-03-14

旅途是很无聊枯寂的,早上九点的大巴,七点起来赶车,天空一直是灰蒙蒙阴沉沉的,抬头可以看见银白色的云,亮的发光,太阳偶尔从里面钻出来,吝啬的投下一两缕阳光,把车窗照的像一面小镜子。我身边的旅客大概是嫌弃这亮闪闪的阳光,休息时换了个阴影中的位子。我当然要谢谢他,这样使我更方便的观看窗外了。虽然除了山和树,也没有别的可供欣赏的景色。我置身在绿色的汪洋中。

2017-12-04

去江西

天空灰蒙蒙的,没有雾也没有阳光。车窗外可以看见一片片绿色的树,还有白色的房子。

2017-12-04

买了一套书签和明信片,虽然银英因为印刷质量等于白送了,但是快递费居然还要十五,唔,还好是跟那套黑枪主从一起买的,虽然我不吃这对,但是挺喜欢这套图,这么一想,银英那对我也不吃呢……还是个拆了我cp的……等等,这样说起来,黑枪不一样也拆了cp吗??看来自己的cp洁癖也没有那么严重啊,或者说压根没有?还是说只要图看中了,不管是拆逆都能忍?回想一下的话如果是同人文,就算文笔一流,不管拆逆都接受不了,所以说还是同人图接受感更高。绘画确实比文字更加直观,但是这好像又并非是直观与否的问题…………

2017-11-20

一边吃饭一边听我妈说关于相亲找对象的事,她的中心无非就是不要拖了,年龄越大越不好找,期间反复说了好几次,找个能过的去的就可以了,不要挑。这真的很可怕,就像是在市场,给别人挑,或者你去挑别人。我妈完全没意识到她在把自己的女儿当成商品,看准了就出手的那种。她也完全没有说过,你要找个你自己喜欢的,一次也没有。

反正,对她对绝大部分中国父母来说,婚姻是个必须要有的过程,到了年纪你就必须得结婚。就像苹果树在秋天成熟,不把它摘下来的话,就只有烂掉这一种结果了。

唉,真是可怕的繁衍思想。毕竟我爸可是说过,如果我不结婚就跟我断绝关系来着………

2017-10-13
1 / 8

© 一笔封谈 | Powered by LOFTER